封控:比奥密克戎更可怕的,是抑郁焦虑

%title插图%num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很多城市进入了静默状态,并深刻的影响了很多人和家庭的生活。

 

刘先生又一次站到了公司大楼的落地窗户边,看着楼下空荡的街道,稀落的灯光,再一次感到绝望。这栋大楼是他奋斗多年成功的象征,他也总在心里安慰自己,疫情终将过去,公司经营虽然受了一些影响,也不至于多差。然而,他却说服不了自己,时常感到万念俱灰,他常常会想,如果从这儿跳下去,就解脱了。

 

凌晨三点,李妈妈被儿子的咆哮声弄醒了。儿子被楼上邻居的噪音折磨得睡不着觉,非常烦躁,要妈妈去跟对方交涉一下。李妈妈心痛的看着儿子,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她知道,楼上的邻居早就搬走了。儿子听到的噪音,只是他幻听的一个症状,自从居家隔离之后,儿子这个症状越来越频繁的发生。

 

初中生林蓓蓓是学校的学霸、也是校花,一向被众星捧月的她,居家上网课一周之后,莫名的开始焦虑,开始否定自己。开始出现了严重的睡眠障碍,也常常心悸心慌,无法集中注意力学习。她开始难过、低落,常常以泪洗面,经常跟爸妈说,我不想上学了。一同在家的爸妈更是心急如焚,他们不知道女儿究竟怎么了。

 

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的张东东,居家之后,突然就迷上了游戏,每天黑白颠倒,完全不去学习。爸妈一管就暴躁,砸东西骂人。直到有一次,爸妈要断网,东东说你们敢断,我就从楼上跳下去。这之后,爸妈就再没敢管过,每天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而东东却更加变本加厉,对父母动不动就恶语相向。

 

70岁的著名钢琴家钱学平,在家隔离的第二天,就感觉到身体剧烈疼痛。他怀疑自己得了胰腺炎,上网查了相关的信息之后更是越看越像。一想到疫情期间就医困难,自己要忍受长时间的痛苦和煎熬,更是万念俱灰。他写好了遗书,亲吻了自己爱了一辈子的钢琴,然后从楼上一跃而下。

 

还有很多,总是零星听说,有人跟大白吵架动手了,有人在隔离酒店歇斯底里撞墙,有人在查出阳性之后彻底崩溃了……

 

在这次疫情之前,我们很多人都觉得“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可以睡到自然醒”。而这次疫情之后,才发现,原来“每天睡到自然醒,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睡,反而睡不着了。

 

在这次疫情之前,我们很多人都觉得生活节奏太快,无时间陪伴家人。而这次疫情之后,我们才发现,长时间在一个小的空间的陪伴,真的很容易引发冲突和矛盾。

 

很少有人会知道,这些绝望、幻觉、强迫、厌学、疑病、暴躁、成瘾、睡眠障碍…….的背后,其实都是“抑郁焦虑等心理健康问题”。

 

我们知道需要封控,因为我们知道“奥密克戎”会致命。我们不知道的是,封在家里,有时候也是致命的。

世卫组织的数据:在COVID-19大流行的第一年,全球焦虑和抑郁患病率大幅增加了25%。

 

武汉的数据:在疫情暴发的三个月里,自杀导致的死亡率比预计提高了67%以上。

 

真的要高度重视封控之下的心理健康问题,如果发现家人或孩子有异常表现,请及时跟我们联系了解,免费热线:4008-170-333

 我们是一个非常专业的抑郁焦虑症研究和科普团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