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抑郁焦虑,不是“娇气”,也不是“矫情”,可能只是生病了

每年的10月10日是世界精神卫生日,当日发布的“中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全国儿童青少年精神障碍流行率为17.5%,其中重性抑郁障碍占2.0%。该调查历时近9年,对73000多名6—16岁少年儿童的流行病学进行了调查和资料分析。 

同时,另一个数据也广被提及:今年三月发布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显示,2020年,我国青少年抑郁检出率达24.6%。

可以说,在青少年、孕产妇、老年人、高压职业人群四类抑郁症重点人群中,青少年面临的形势尤其严峻。一些人可能不理解:年纪轻轻、正忙着读书或刚工作没多久的小年轻,怎么就抑郁了?

主流舆论这几年已经有明显进步,很多人已能意识到,抑郁症不是娇气、不是矫情,不是“忍一忍”“想开一点就过去了”;抑郁症不单纯是心理问题,它也包含由心理引发的生理变化

但得承认,比起越来越普遍化、年轻化的流行趋势,社会整体对青少年抑郁症的认知,还显得滞后和不足。大力普及关于抑郁症的常识,让更多人正视抑郁症,破除偏见,从而真正关怀、帮助青少年抑郁症患者,还需下大力气。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国家卫健委发布《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提出高中及高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建立档案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对异常者重点关注。

这是一个好开端,它不仅会给饱受抑郁症煎熬的学生提供切实帮助,也向社会释放了鲜明信号:抑郁症是疾病,需要重视、及早治疗。这精准突破了长期以来抑郁症治疗的一个难点:患者或疑似患者因为“病耻感”,担心遭遇异样眼光、影响工作生活,而讳疾忌医,错过治疗最佳时机。

古罗马哲学家爱比克泰德曾说过:“伤害人们的并非事情本身,而是人们对事情的看法。”或许,抑郁症患者自己和全社会需要共同努力,摘掉无形的有色眼镜,以对待其他生理疾病一样的眼光看待抑郁症,给予抑郁症患者更多关怀和帮助。

 

%title插图%num
写在最后

抑郁焦虑症是非常专业的领域,处理起来风险重重,笔者给家长几条重要建议:

1、不能劝诫。对于我们普通家长来说,此刻要做的不是“开导”、不是“劝解”,因为这时候给孩子说教、讲道理并不能解决问题,甚至得到更差的结果!

2、不能一味指责、报怨或纠正。这样只会让孩子觉得不被理解,导致更深的痛苦、更多的误解和更激烈的冲突!

3、不能病急乱投医,不能亲自操刀。道听途说,靠自己研究学习给予孩子结论或指导,甚至求助于神秘力量,往往不能解决问题,还导致更多的风险、不信任和绝望

4、减少焦虑、控制情绪。家长的情绪要尽量保持稳定,否则在家长失控的情绪下,使得冲突更多、局面更不可控!

我们帮助他们的唯一正确方式,是尽快寻求专业机构的帮助。可以寻求精神科医院或者心理诊疗机构的帮助,也可以寻找会跑®这样的综合解决机构来快速解决问题,恢复上学。

会跑®是心理健康问题的专业咨询和全方位服务机构,用科学的方法和科技的力量,依靠专业有爱的团队,让抑郁焦虑症等问题达到20天左右基本恢复三个月左右彻底解决,帮助客户快速走出情绪泥潭,重获生命美好。目前已在全国33个城市开设了高端工作室。

咨询热线:4008-170-333

%title插图%nu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