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嫂与会跑全面开启战略合作

抑郁焦虑

2021年7月3日,安徽皖嫂集团与会跑在安徽合肥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开启全面合作。

 

%title插图%num

皖嫂总经理王成芳与会跑总裁徐卫华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title插图%num

共建工作室揭牌

 

此次的合作通过双方的优势互补,提升针对家庭的健康管理综合服务,让服务对象的家庭更幸福、人生更美好;探索双方网点资源的共享和合作,发挥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基于各自优势,合作开发拓展新型体系和模式,致力于为用户提供更专业的健康管理服务,为员工提供更专业的培训和心理健康指导。皖嫂总经理王成芳,副总经理王芸,会跑创始人兼总裁徐卫华,副总裁邓湘衡、姚毅以及合肥城市负责人崔瑛都参加了此次签约仪式及相关活动。

 

%title插图%num

双方主要负责人合影

 

根据协议,这次战略合作涉及情绪管理科普与实践,心理健康咨询管理,服务机构共建,共同设计开发情绪及心理健康管理课程等方面,在帮助抑郁症患者方面合作双方互相扶持促进,提供可持续的社会化服务。双方领导在各自的致辞中,对本次合作都寄予了极大的希望,并约定双方定期沟通,评估工作,协商各项合作事宜,推动战略合作的不断深化。

 

%title插图%num

皖嫂总经理王成芳致辞

 

%title插图%num

会跑总裁徐卫华致辞

 

%title插图%num

会议间隙双方负责人亲切友好交谈

 

双方在签约仪式以及共建工作室揭牌后,随即在皖嫂旗舰店举办了一场主题为“美好人生背后的情绪秘密”的公益讲座,讲座座无虚席。徐卫华以自己重度抑郁痊愈的经历为切入点,从人类社会发展脉络、人体运行健康机制、运动心理内在联系等角度分析了当今社会人们情绪问题产生的根源,介绍了当前全球科学家关于科学干预、甄别、治疗情绪问题及抑郁症的研究成果,并就如何缓解压力、调节情绪,保持身心健康等方面帮助大家深入了解情绪管理,正视成长过程中的焦虑、暴躁、低落、注意力涣散等情绪问题,从而做好情绪的管理者,实现情绪健康和美好生活并驾齐驱。场下的观众非常有共鸣,纷纷结合自己以及身边的情况进行提问,会跑徐卫华一一对现场听众的烦恼进行了倾听和解答。

 

%title插图%num

会跑总裁徐卫华进行公益讲座

 

%title插图%num

公益讲座现场听众提问

 

%title插图%num

现场气氛积极热烈

 

     未来,双方将携手加速构建一整套的情绪管理及社会健康咨询体系,强强联合,通过双方的合作让更多家庭幸福美好,让阳光照进和温暖更多的家庭。

 

%title插图%num

双方工作人员合影

 

关于皖嫂

 

     安徽皖嫂巾帼家政服务中心自2001年由省妇联于创办以来,至今已有19年发展历程;主营业务有母婴护理、家政服务、政企保洁和职业培训。中心拥有一批经验丰富、认真负责、技术过硬的优秀家政服务老师,先后服务了7万多家庭,培训了近万名优秀家政服务人员。2018年,中心新增互联网+家政及加盟方式两大板块,强势打造安徽皖嫂巾帼家政服务中心品牌影响力。

 

关于会跑

 

      会跑®是一家专业快速解决抑郁焦虑症的机构,用完整科学的方法,由专业团队的陪伴、咨询、指导,让抑郁焦虑症等问题达到三周左右基本恢复,三个月左右彻底解决的效果。会跑®目前已在23个城市开设有分公司。

咨询热线:4008-170-333
会跑官网:www.wecanrun.cn

 

%title插图%num

“女儿才13岁,就得了抑郁症”:父母该如何帮助孩子走出抑郁?

抑郁焦虑

一位家长来会跑咨询时说:”我女儿才13岁,因为抑郁症已经休学半年了。

她从小就很乖,从来不让我操心,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抑郁了呢?

孩子已经半年都没有办法上学了,也不出门,躲在房间里,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

带她看过心理咨询,也看过医生,吃了半年药,孩子还是躲在房间,不肯见人,不愿意上学,

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抑郁症已是继人类心脑血管疾病后的第二大杀手,而新冠疫情更是加剧了焦虑和抑郁等问题。

我们身边平均每100人,就有6个抑郁症患者。

而每5个抑郁症患者,就有1个将自杀付诸行动!

曾经和“抑郁症”联系在一起的名人不在少数。

2003年4月1日,张国荣坠亡,留下千古绝唱。

2016年9月16日,乔任梁抑郁症去世,年仅28岁。

2018年12月6日,有望冲击诺贝尔奖的华人物理学家张首晟,败给了抑郁症,跳楼身亡。

我们还可以列出一长串曾经受抑郁症折磨的名单:

崔永元、郑秀文、杨坤、许巍、张朝阳……

而我们今天看到的绝大部分“自杀悲剧”,

背后都有“抑郁症”的影子!

不幸罹患抑郁症的病人,心中如有一个黑色的漩涡,如果长期得不到舒缓或释放,这个可怕的漩涡随时能将一个人吞噬!

他们孤独的痛苦着,而近在身边的亲友们却可能理解不了。

“有关抑郁症的一些常识,公众知道的太少。”

 

01

我们对抑郁症有哪些误解?

 

对于抑郁症,我们听得越来越多,但对抑郁症患者的误解依然非常普遍。

在知乎里有关抑郁症获得最高赞的是一句戳心的自述:“没人觉得我病了,他们只是觉得我想太多了。”

误解1:性格开朗的人不会患抑郁症?

    其实性格与抑郁症并无本质联系,绝大多数抑郁焦虑症患者生病前的开朗程度,甚至是远高于普通人的。

误解2:抑郁就是情绪低落、悲伤萎靡?

    事实上并非如此,很多青少年得了抑郁症后,依然每天笑颜常开,有些孩子也可能是烦躁、易怒、无端怨恨等。他们常因为一点小事发脾气。由于父母对抑郁症缺乏正确认知,会认为自己没有教育好孩子,所以孩子不懂礼貌,其实是因为社恐导致的不愿意与人接触。

误解3:青少年学习下降是因为“叛逆”或者谈恋爱?

很多得了抑郁症的孩子,经常表现为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学习成绩下降明显,与同伴交往减少,对以前喜欢的活动失去兴趣,厌学,自尊心和自我价值受损,行为冲动偏激,有的甚至离家出走。父母这个时候经常容易忽视孩子

更严重的,会在痛苦和煎熬中选择用伤害自己身体的方式作为反抗或者暂时的解脱,有的甚至觉得活着没意思,产生自杀的念头乃至行动。“就诊的不少抑郁症青少年,都会有自残表现,他们会用锐器伤害自己。”

误解4:抑郁症就是焦虑症,是严重的“精神病”?

“抑郁症”和“焦虑症”是两种不同的症状,但很多人都是综合症状,即抑郁伴随焦虑或焦虑伴随抑郁。如果把焦虑症看得比抑郁症轻,或用焦虑过头、担心过度来解释抑郁症的原因,都是一种误解。

有一部分患者,会严重到逻辑混乱、幻听妄想的程度,但千万不要给他们贴上“精神病”的标签,会把他们推向更深的深渊。

很多患者生病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完全不是之前那个表现优异、积极、听话、通情达理的样子。而我们不知道的是:

“他们不是变了,而是病了。”

这些广泛存在的误解,既给患者带来普遍的病耻感,也给识别它带来了很多的困难。

02

我们如何识别抑郁症?

抑郁症需要专业的诊断,但以下这些主要症状跟抑郁症密切关联:
  • 轻生的想法或行动

  • 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 严重睡眠障碍、睡不着或过早醒

  • 情绪特别失控、易暴躁

有一些情况,表面看关系不大,但背后实际上是抑郁症作祟:
  • 突然不想上学或者不想上班了

  • 封闭自己、不想跟任何人打交道

  • 黑白颠倒、游戏或手机深度沉迷

  • 胃痛、心悸等各种疑病却检查不出大问题

  • 对密闭的电梯、飞机、汽车等空间恐惧

还有一些情况,比如:
  • 强迫症

  • 厌食症

  • 抽动症

  • 秽语症

  • 躁狂症

  • 双相情感障碍

  • 以及幻听、妄想、暴力等

看起来离“抑郁”比较远,但其实都是跟抑郁症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简单一点说,
以上症状都是情绪生病的一种表现形式。
03
抑郁症能够被治好吗?
人类对抑郁症的研究一直在进步,最新的科学研究结果表明:
利用科学的方法,抑郁症包括上述复杂症状,都是可以被治愈的!
虽然如此,“抑郁症”仍然是全球范围内的解决难题,涉及医学、心理学、神经科学、运动、陪伴和教育等跨学科内容,需要专业的团队、整体的方案和细致的陪伴实施,过程中的每一个风险点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
 
对于我们普通人要做的,此刻要做的不是“开导”、不是“劝解”,甚至也不是“关心”和“爱”,因为这并不能解决问题,甚至得到更差的结果!
全世界最正确也最没用的几句劝说抑郁症的话是:
“你开心一点儿”,“你想开一点儿”,“不要有压力”……
更不能一味指责、抱怨或纠正,这样只会让患者觉得不被理解,导致更深的痛苦、更多的误解和更激烈的冲突!
 
04
父母如何帮助孩子走出抑郁?
质疑、抱怨并不能帮助孩子走出黑暗,唏嘘和劝诫更不能拯救生命。
拯救生命和痛苦的唯一正确方式,是尽快寻求专业机构的帮助。
请及时寻求精神科医院、精神科医生或者心理诊疗机构的帮助,也可以寻找“会跑®”这样的综合解决机构。
    会跑®是一家专业快速解决抑郁焦虑症的机构,用完整科学的方法,由专业团队的陪伴、咨询、指导,让抑郁焦虑症等问题达到三周左右基本恢复,三个月左右彻底解决的效果。会跑®目前已在26个城市开设有分公司。
免费咨询热线:4008 170 333 

你以为孩子是“叛逆”,其实他是生病了!

抑郁焦虑

%title插图%num

会跑高端工作室经常会接待这样来咨询的家长,家长咨询时说:”我儿子15岁了,医生说他是重度抑郁症,已经休学一年了,每天在家里打游戏,也不出门,黑白颠倒,睡到下午3、4点起床,吃完东西,继续打游戏,我都不知道他是晚上几点睡的,我真没觉得他像抑郁症啊,抑郁症都有什么症状啊?我感觉他就是和我对着干,他真的是生病了吗?”

 

据《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披露,我国抑郁症患病率高达2.1%。要注意的是,不只成年人会得抑郁症,青少年、儿童都有患病几率。数据显示,我国抑郁症患者数量呈上升趋势,患病年龄越来越小。每年接受精神心理疾病治疗的人群中,青少年约占四分之一。

 

2017年《中国青少年发展报告》显示,我国17岁以下青少年中,约有3000万人受到各种情绪和行为困扰,抑郁症发病率呈低龄化趋势,抑郁症已成为青少年自杀的主要危险因素。来自专门治疗精神心理疾病的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的数据表明。

2015年12月,该院儿童病房中抑郁症比例是45.7%,平均年龄13.8岁;

2019年12月,这两个数字分别为66.7%和13.6岁。

%title插图%num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自杀是15-19岁儿童的第三大死因

虽然青少年抑郁症高发,但长期以来并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与重视。青少年抑郁症的表现往往比成人抑郁症更具有隐蔽性。

01

我们对青少年抑郁症有哪些误解?

    说起抑郁的表现,很多人就会想到情绪低落、悲伤萎靡。父母和老师对青少年抑郁症等心理疾病缺乏认识,导致对孩子的心理健康缺乏警惕,意识不到孩子内心的挣扎、煎熬以及可能导致的后果,也容易让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误解1:性格开朗的人不会患抑郁症?

    其实性格与抑郁症并无本质联系,绝大多数抑郁焦虑症患者生病前的开朗程度,甚至是远高于普通人的。

误解2:抑郁就是情绪低落、悲伤萎靡?

    事实上并非如此,很多青少年得了抑郁症后,依然每天笑颜常开,有些孩子也可能是烦躁、易怒、无端怨恨等。他们常因为一点小事发脾气。由于父母对抑郁症缺乏正确认知,会认为自己没有教育好孩子,所以孩子不懂礼貌,其实是因为社恐导致的不愿意与人接触。

误解3:青少年学习下降是因为“叛逆”或者谈恋爱?

很多得了抑郁症的孩子,经常表现为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学习成绩下降明显,与同伴交往减少,对以前喜欢的活动失去兴趣,厌学,自尊心和自我价值受损,行为冲动偏激,有的甚至离家出走。父母这个时候经常容易忽视孩子

更严重的,会在痛苦和煎熬中选择用伤害自己身体的方式作为反抗或者暂时的解脱,有的甚至觉得活着没意思,产生自杀的念头乃至行动。“就诊的不少抑郁症青少年,都会有自残表现,他们会用锐器伤害自己。”

误解4:抑郁症就是焦虑症,是严重的“精神病”?

“抑郁症”和“焦虑症”是两种不同的症状,但很多人都是综合症状,即抑郁伴随焦虑或焦虑伴随抑郁。如果把焦虑症看得比抑郁症轻,或用焦虑过头、担心过度来解释抑郁症的原因,都是一种误解。

有一部分患者,会严重到逻辑混乱、幻听妄想的程度,但千万不要给他们贴上“精神病”的标签,会把他们推向更深的深渊。

很多患者生病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完全不是之前那个表现优异、积极、听话、通情达理的样子。而我们不知道的是:

“他们不是变了,而是病了。”

这些广泛存在的误解,既给患者带来普遍的病耻感,也给识别它带来了很多的困难。

02

我们如何识别抑郁症?

抑郁症需要专业的诊断,但以下这些主要症状跟抑郁症密切关联:
  • 轻生的想法或行动

  • 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 严重睡眠障碍、睡不着或过早醒

  • 情绪特别失控、易暴躁

有一些情况,表面看关系不大,但背后实际上是抑郁症作祟:
  • 突然不想上学或者不想上班了

  • 封闭自己、不想跟任何人打交道

  • 黑白颠倒、游戏或手机深度沉迷

  • 胃痛、心悸等各种疑病却检查不出大问题

  • 对密闭的电梯、飞机、汽车等空间恐惧

还有一些情况,比如:
  • 强迫症

  • 厌食症

  • 抽动症

  • 秽语症

  • 躁狂症

  • 双相情感障碍

  • 以及幻听、妄想、暴力等

看起来离“抑郁”比较远,但其实都是跟抑郁症千丝万缕的联系,或者简单一点说,
以上症状都是情绪生病的一种表现形式。
03
抑郁症能够被治好吗?
人类对抑郁症的研究一直在进步,最新的科学研究结果表明:
利用科学的方法,抑郁症包括上述复杂症状,都是可以被治愈的!
虽然如此,“抑郁症”仍然是全球范围内的解决难题,涉及医学、心理学、神经科学、运动、陪伴和教育等跨学科内容,需要专业的团队、整体的方案和细致的陪伴实施,过程中的每一个风险点都可能导致前功尽弃。
 
对于我们普通人要做的,此刻要做的不是“开导”、不是“劝解”,甚至也不是“关心”和“爱”,因为这并不能解决问题,甚至得到更差的结果!
全世界最正确也最没用的几句劝说抑郁症的话是:
“你开心一点儿”,“你想开一点儿”,“不要有压力”……
更不能一味指责、抱怨或纠正,这样只会让患者觉得不被理解,导致更深的痛苦、更多的误解和更激烈的冲突!
 
04
父母如何帮助孩子走出抑郁?
质疑、抱怨并不能帮助孩子走出黑暗,唏嘘和劝诫更不能拯救生命。
拯救生命和痛苦的唯一正确方式,是尽快寻求专业机构的帮助。
请及时寻求精神科医院、精神科医生或者心理诊疗机构的帮助,也可以寻找“会跑®”这样的综合解决机构。
会跑®是一家专业快速解决抑郁焦虑症的机构,用完整科学的方法,由专业团队的陪伴、咨询、指导,让抑郁焦虑症等问题达到三周左右基本恢复,三个月左右彻底解决的效果。会跑®目前已在26个城市开设有分公司。
免费咨询热线:4008 170 333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生体质健康管理工作的通知

抑郁焦虑

来源:教育部网站

教体艺厅函〔2021〕16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教育厅(教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教育局:

为贯彻落实《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学校体育工作的意见》等文件精神,确保2030年《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达到规定要求,现就有关工作通知如下。

一、加强宣传教育引导。各地要加强对学生体质健康重要性的宣传,中小学校要通过体育与健康课程、大课间、课外体育锻炼、体育竞赛、班团队活动、家校协同联动等多种形式加强教育引导,让家长和中小学生科学认识体质健康的影响因素,了解运动在增强体质、促进健康、预防肥胖与近视、锤炼意志、健全人格等方面的重要作用,提高学生体育与健康素养,增强体质健康管理的意识和能力。

二、开齐开足体育与健康课程。中小学校要严格落实国家规定的体育与健康课程刚性要求,小学一至二年级每周4课时,小学三至六年级和初中每周3课时,高中每周2课时,有条件的学校每天开设1节体育课,确保不以任何理由挤占体育与健康课程和学生校园体育活动。

三、保证体育活动时间。合理安排学生校内、校外体育活动时间,着力保障学生每天校内、校外各1小时体育活动时间。全面落实大课间体育活动制度,中小学校每天统一安排30分钟的大课间体育活动,每节课间应安排学生走出教室适量活动和放松。大力推广家庭体育锻炼活动,有锻炼内容、锻炼强度和时长等方面的要求,不提倡安排大强度练习。学校要对体育家庭作业加强指导,提供优质的锻炼资源,及时和家长保持沟通。

四、提高体育教学质量。中小学校要聚焦“教会、勤练、常赛”,逐步完善“健康知识+基本运动技能+专项运动技能”学校体育教学模式,让每位学生掌握1—2项运动技能。要创建青少年体育俱乐部,鼓励学生利用课余和节假日时间积极参加足球、篮球、排球等项目的训练。要组织开展“全员运动会”“全员体育竞赛”等多种形式的活动,构建完善的“校内竞赛—校级联赛—选拔性竞赛”中小学体育竞赛体系。各级体育教研部门要定期进行集中备课和集体研学。适时对体育课的教学质量进行评价。教师的指导要贯穿课程的整个过程。

五、完善体质健康管理评价考核体系。要把体质健康管理工作纳入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的评价考核体系。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要高度重视体质健康管理工作,建立日常参与、体育锻炼和竞赛、健康知识、体质监测和专项运动技能测试相结合的考查机制,积极探索将体育竞赛成绩纳入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对因病或其他不可抗因素不能参加体育竞赛的,要从实际出发,分类指导,进行评价。各校要健全家校沟通机制,及时将学生的体质健康测试结果和健康体检结果反馈家长,形成家校协同育人合力。要严格落实《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要求,完善中小学生视力、睡眠状况监测机制。

六、做好体质健康监测。各地各校应全面贯彻落实《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年修订)》《学生体质健康监测评价办法》等系列文件要求,对体质健康管理内容定期进行全面监测,建立完善以体质健康水平为重点的“监测—评估—反馈—干预—保障”闭环体系。认真落实面向全体学生的体质健康测试制度和抽测复核制度,建立学生体质健康档案,真实、完整、有效地完成测试数据上报工作,研判学生体质健康水平,制定相应的体质健康提升计划。

七、健全责任机制。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要统筹本区域体质健康管理工作,定期向党委和政府汇报,督促地方做好相关工作。县级教育行政部门负责具体指导工作,督促学校细化体质健康管理规定,积极推广中小学校选聘“健康副校长”。中小学校要将体质健康管理工作纳入学校的日常管理,定期召开会议进行专题研究,建立健康促进校长、班主任负责制,通过家长会、家长信、家访等形式加强与家长的沟通。

八、强化督导检查。各地要将学生体质健康管理工作作为督导评估内容,将学生体质管理状况纳入学生体质健康监测和教育质量评价监测体系,开展动态监测和经常性督导评估。督导评估结果要作为考核地方政府和中小学校相关负责人的重要依据。各地各校要畅通家长反映问题和意见渠道,设立监督举报电话或网络平台,及时改进相关工作,切实保障学生体质健康科学管理。

教育部办公厅
2021年4月19日

4月11日|“健心接力跑”第二站:贵阳,旗手交接仪式即将启动~

抑郁焦虑

​“首届抗郁联合行动 · 百城万人接力跑”从3月30日启动,截止到今天,已有27000多人报名,10000人参跑,在所有参跑者的共同努力下,达到了40多万公里,相当于33个“二万五千里”!这样的成绩,这样的进度,真是太令人惊喜了!

%title插图%num

“健心跑”今日捷报

%title插图%num

4月11日,由贵州省精神卫生中心、会跑、贵州筑爱家园、渡过、郁金香陪伴承办的“百城万人健心接力跑”贵阳站旗手交接仪式即将启动啦!

在“健心跑”第二站的交接仪式上,北京首站旗手曹林教授也会到场,亲手将“心理健康二万五千里”的旗帜传递给贵阳旗手——贵州史上首位登顶珠穆朗玛峰的黄春燕女士,寓义着“健心跑”里程数与公益心的接力!

%title插图%num

贵阳站旗手 黄春燕 

国家注册登山运动员、贵州史上首位登顶珠穆朗玛峰的女性,贵州省登山集训队队长。

17年专业户外,23次高海拔登山经验。擅长登山、滑雪、越野跑、马拉松、攀岩、潜水、探洞等极限户外运动。户外运动组织经验丰富,是清华、北大、复旦等多个全国知名高校EMBA户外组织的教练、领队。是中国平安、TheNorthface、纳丽德等品牌赞助运动员。

贵州,是著名的“红色城市”,“遵义”会议,四渡“赤水”……留下了中国共产党的重要足迹,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将贵州贵阳作为第二站接力城市的原因。心理健康的“二万五千里”,也是向红军长征的二万五千里的致敬!

4月11日,“健心跑”第二阶段的征程接续发力,期待有更多跑者们加入,贡献自己的公里数,留下自己的脚印吧!

焦虑症的常见类型

抑郁焦虑

焦虑症是指在日常情况下,出现强烈、过度和持续的担忧和恐惧,可在几分钟之内达到顶峰。这种症状会干扰日常活动,难以控制。

常见的焦虑症有广泛性焦虑障碍、惊恐障碍、社交恐惧症、特定恐惧症和分离焦虑障碍等。

焦虑症患者女性发病率高于男性,且不同焦虑症其发病率也有所不同。

广泛性焦虑障碍的患病率为4.1%~6.6%;社交恐惧症的患病率为13.3%;分离焦虑障碍在儿童青春期前发病率为3.5%~4.1%。

惊恐障碍:反复出现不可预期的强烈的害怕或不适感,并且在几分钟内达到高峰。

广场恐惧症:当患者离开家,处于人群中或在不易离开的环境中时就会感到焦虑。

    社交恐惧症:由于面对可能被他人审视的一种或多种社交情况时,产生显著的害怕或焦虑。

特定恐惧症:对于特定的事物或情况(如飞行)产生显著的害怕或焦虑。患者恐惧的不是事物本身,而是患者所认为接触该事物或处于某种情况时,可能产生的可怕后果。

广泛性焦虑障碍:对诸多事件或活动表现出过分的焦虑和担心,时间长达至少6个月。

分离焦虑障碍:与依恋对象离别时,产生的与其发展阶段不对称的、过度的害怕或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