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看懂刘学州

15岁的刘学州走了,一个被生父母遗弃买卖、遭遇养父母去世,好不容易又寻亲到生父母,总算勉强浮上水面,却又深深沉了下去,令人无比难过。

网络上的热点文章非常多,有谴责父母遗弃拐卖的,有谴责网暴的,有谴责媒体的,还有谴责遗书里提及到的“老师猥亵”和“校园霸凌”。

以上可能“皆有关系”,可是,却没有人真正触及“本质”。

本质的原因是什么,是“抑郁症”!

从刘学州的遗书和个人媒体的信息来看,有几个重要的信息被大家忽略了,但又是非常明确的:

1、刘学州从初中开始,就已患“抑郁症”,发生在“老师猥亵”和“校园霸凌”之前;

2、此后多年,一直受抑郁症困扰,一直在服药,他记录的文字中一直在跟“灰暗和痛苦”、跟“生与死”做斗争;

3、他最后离开服用的不是普通的安眠药,而是“抗抑郁药”。

沿着主线就能看清所有事情的脉络。

“抑郁”不只使人低落厌世,也会让人“过于要强”。此后学州所做的很多事情,包括拼命获奖、做志愿者,都是自我救赎的一个坚强表现。此后坚定寻亲,也许也被他作为了“再好好活一次”的精神支柱。

可惜事与愿违,生父母已离异再婚,再次相遇,短暂美好之后,不可避免落入现实纷扰。

此时学州要求父母都离婚,包括要求有个住的地方,从专业的角度上看,此刻他受情绪病症影响,有“不理智要求”的成分,也有“情绪表达”的成分,加上父母也没什么水平,也有现实的无奈,加上情绪,最终走向了恶语相向。

支柱碎裂,病情加重,媒体的报道、网络的不同言论,成了最后压倒骆驼的稻草。

刘学州选择了“抑郁症”患者常走的一条路:放弃挣扎,归还清净。

看到学州最后的遗书说“一个努力发光的人”,生命那么多舛,固然是原因,而真正根本的原因,他不是败给了命运,而是败给了“抑郁症”。

作为专业的抑郁焦虑症的研究解决机构“会跑”的创始人,我看到真的非常非常难过痛心,泪流不止。

他那么“努力”,他如果能够遇到我,该多好。

不要总让唏嘘发生在遗憾后,如果身边的人正在遭受“抑郁焦虑等病症”困扰,请真的抓紧来找我。

我叫徐卫华,一名专业的抑郁焦虑症研究者和科普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